聯絡我們  |  更多回顧
時間: 2007年6月21日 
協和沙龍2007中國專題系列 - 兩岸經濟發展與合作趨勢
協和沙龍與臺灣工商協會、香江文化交流基金會聯合舉辦
 
時間: 2007年6月21日
主講: 全國人民政治局協商會議委員、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
主持人:香江文化交流基金會江素惠會長
 
現場錄音、文章撰寫:耿春亞、程洁
積極參與者:閻洪、耿春亞、舒暢、魏傑、陸挺
 
江素惠會長至今難忘著許多年前一個遲冬的傍晚,在夕陽殘雪下北京恭王府中的一次會面,獲益良多。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江會長回到香港後將那個古舊四合院中的攀談整理並在《明報》上做了整版的發表,引起了很大的迴響。事隔多年以後,江會長又把當年的摯友——林毅夫教授——請到了香港,與兩岸三地的朋友們分享他對兩岸經濟的把脈同對未來的期許。
林毅夫教授的求學經歷特別。臺灣大學肄業,臺灣政治大學企業管理研究所碩士,之後來到北京,在北大經濟系政治經濟學專業取得碩士學位,又獲得美國芝加哥大學的經濟系博士,並在美國耶魯大學經濟發展中心做過博士後。1987年,林毅夫教授回到中國,為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過渡貢獻了許多心力。此外,林教授還擔任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在他領導下的光華管理學院也是名聲赫赫。
作為我國領導人的智囊,林教授這些年來,不但見證了中國大陸的經濟崛起,也看到未來經濟的發展趨勢。在溫家寶總理的大力支持下,林教授主導的國家發展研究院將於今年7月在北大成立。林教授的臺灣背景也使得他在關注中國經濟發展的同時帶著濃濃的臺灣情懷。從中國的發展到兩岸的合作,相信他的權威見解必定會令所有與會者受益匪淺。
 
以下是林教授講演的精彩回顧:
 
回顧——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來的巨大成功
“我是一個特別幸運的人”,林毅夫教授一開場就特別強調。他在1979年來到大陸讀經濟學時正值改革開放初期,因此有幸目睹了這場中國、乃至人類經濟歷史上最為轟轟烈烈的成就。
那個時候,鄧小平提出了中國經濟要在20年內翻兩番的目標。當時還是學生的林教授經過一下午的筆算得出,要完成這個目標就必須達到經濟年均增長7.2%並持續20年。對於擁有10億人口且80%為農民的中國,這樣的增長水準是讓他難以置信的!但是現在反過頭來看,改革開放後的這28年,年均增長的速度不僅是7.2%,而是9.7%,實際上是翻了三番。可以說當時鄧小平提出的目標是保守了。如今,中國的對外貿易總量比開放前增加了85倍,是全球第四大經濟體,第三大貿易國,第二大吸引外資國,和第一大外匯儲備國,也成為了全世界轉型發展最為成功的國家。
 
解讀中國的經濟沒有現成的模式
大陸改革開放28年以來轟轟烈烈的發展,是任何人、任何理論都沒有也不可能臆測到的。對此,林毅夫教授簡要闡述了他在新書《解讀中國的經濟沒有現成的模式》中的觀點。
林教授回顧到,初期的改革開放是“摸著石頭過河”,而且面臨了很大的限制,即一批非常大非常重又缺乏效力的重工業。正是鄧小平在當時提出的雙軌制——在對重工業保護補貼的同時喚醒輕工業——開始了大陸經濟上的成功轉型。
他認為,這樣快速的經濟發展,領導者鄧小平和當時作為亞洲四小龍的臺灣和香港,都作出了重大的貢獻。臺灣和香港在當時都是新興的工業化經濟,即從發展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如電子加工業和服裝業起步的。但是隨著經濟的發展和工資水準的提高,這種勞動力密集型加工業的成本越來越高。此時,港商台商正好可以利用大陸改革開放的雙軌制模式,將勞動力密集型的產業轉移到大陸去,由此也帶來了珠三角和沿海地區的經濟飛速發展。而大陸利用這些飛速發展所創造的資金、機會、市場和管理經驗,反過來改革重工業,從而帶來了這28年來既穩定又快速的持續發展。
同時,港臺地區的經濟也因此而獲益良多。
對於臺灣80年代的資訊工業化經濟,林教授稱之為“不上不下的經濟”——既趕不上歐美發達國,又遠遠超出了大陸及東南亞等發展中國家。對於如何繼續發展這種所謂“不上不下的經濟”,林教授提出了兩條秘笈:第一,要將廉價勞動力優勢消失了的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到海外勞動力更便宜的地方去;第二,在自己經濟體內部進行產業升級,到知識、技術、資本更密集的產業上去。
“轉移到海外去”對勞動力密集型產業有三方面的重要性。首先,機器設備作為死的資本,如果轉移到海外作為投資,就等於把死資本變成了活的資本。其次,產業轉移加上原有的資本、技術、市場,使得原來的產業還可以創造第二春。死資本變成活資本,再加上海外第二春所創造的新的利潤回流,為產業升級提供的資金。而且,轉移出去的產業與原來的經濟母體之間的千絲萬縷的聯繫,又為產業升級創造了市場。
對臺灣來講,這種發展模式是非常理想的。臺灣與大陸語言相同,距離又近,將失去優勢的產業轉移到大陸這樣巨大的工業體中,創造了再度發展的空間,是經濟上最合算的戰略決策。各種資料也充分說明瞭這一點。
(例如,80年代臺灣對大陸出口主要是輕工業,90年代是機器,而90年代末到現在,主要為資訊產業高科技產業當中的中間產業。這種模式對臺灣對大陸都非常有利。2005年,兩岸貿易突破了1000億,大陸是臺灣最大的出口市場和貿易順差來源。)
因此可以說,大陸的改革開放,臺灣是功臣,也是受益者。
 
大陸有潛力維持30年經濟快速增長
談到未來大陸的經濟發展,林教授顯得信心十足。他說:“大陸經濟很有可能再維持30年的快速增長。”
長期經濟快速增長的要點在於技術不斷升級的可能性。林教授指出,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在取得新技術上的方式是不同的:發達國家必須自己發明,而發展中國家除了自己發明以外,還可以引進、模仿、參考、借鑒,降低了大量成本。因此,雖然發展中國家水準較低,但發展的可能性更大。日本和亞洲四小龍等善於學習的國家和地區便是利用這樣的技術差距促進了經濟的快速增長。中國大陸從1978年開始走上了同樣的發展道路,但是還能再走多長走多遠?林教授認為是三十年。
聽起來,這個預測是非常驚人的。但是林教授解釋說,同樣的結論如果換個不同的角度來表達,就會顯得相當樂觀。大陸的經濟增長速度雖快,但實際水準還很低。研究表明,中國大陸2000年的社會發展指標,如生命預期、嬰兒死亡率和農業比重等,和1960年的日本非常接近。日本從1960年開始用了28年的時間在人均收入上趕上了美國。如果期許大陸從同樣的水準起步,在2030年的時候人均收入達到美國的20%,應該算是相當保守的估計了。但是達到這個目標,這就意味著每年增長速度9.7%,持續30年。
林毅夫教授認為,持續快速增長還會帶來貨幣的大量升值,因此2030年大陸的人均收入水準,可能比美國的20%還要多。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4倍多,如果人均收入可以達到美國20%的話,即擁有同美國一樣的經濟規模。如果超過了20%,中國便成為世界上最大、最有吸引力的市場。
 
臺灣的未來喜憂參半
“臺灣應該很有可能,從2001年開始,在20年的時間內人均收入趕上美國。”
林教授對臺灣也充滿了信心。他解釋說,2001年臺灣的人均收入是美國的41%,同樣走東亞外向型模式的新加坡,人均收入從美國的41%增長到90%用了16年,而日本從同樣的水準起17年後甚至超過了美國。既然採取同樣的機制,臺灣沒有理由不能在20年的時間內趕上美國。
但是,另他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是,從1996年開始,由於政治原因,臺灣那些失掉優勢的產業不能轉移到大陸來繼續發展——而這正是東亞快速發展最根本的要素——使得市場變小,企業升級困難,導致了臺灣經濟的相對下滑。“經濟是一切的基礎”,林教授回憶起十幾年前臺灣人的信心十足和本世紀初的彷徨,不由得痛心疾首。
 
21世紀,民族的復興
21世紀,“中華民族的復興是一定有可能的!”
中國經濟完全有可能繼續高速發展,而臺灣也應該有無限的發展空間。台海兩岸包括香港之間的合作一定是互利雙贏的。古今中外的歷史顯示,經濟越發達的地區一定是文化越發展,也是政治影響力越大的地方。所有中國人一定要抓住機遇,在21世紀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精彩照片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