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  更多回顧
 
协和沙龙2008专题:百年民族企业:招商局集团

百年民族企業-招商局

主講:招商局集團有限公司總裁 傅育甯博士
主持:香港理工大學物流系教授 閻洪博士
時間:20087
25日
整理:程潔

關于招商局的故事,傅育寧總裁曾經在2002年中央黨校省部班講過一次。他坦言很多人確實不知道招商局是什麼,還因為這個鬧過不少笑話。傅總裁回憶說:「讓我印象最深的是到廈門大學的第二校園,當時剛剛建好,落成儀式的時候,我也去了,有一位蠻有名的人,是當時福建省人民代表委員會主任,坐在我旁邊,我給了他一個名片,他說,『哎,看來中國很重視招商引資啊,你看中央有一個統一的招商局了。』」這樣一個笑話活躍了現場的氣氛,同時,也拉開了細說招商局歷史的序幕。
 
民族企業先驅  晚清抗衡外夷
 
招商局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72年。當時中國鴉片戰爭積弱多年,有很多人探索圖強自救的路,洋務運動是其中影響比較大的一次。當時中國沿海航運基本是外國做的,而中國的船隊主要是帆船和木船。為了別讓外人都搶走航運事業。李鴻章寫給同治皇帝的奏摺,說「設局以招商」,意思是設一個局來招大家的商,來鼓勵國內商人來投資航運。招商局從成立的時候,就是一個「官督商辦」的機構,這個機構政府設創立,投資運作的都是商人。招商局創造了許多中國第一,我國民族工業很多就是從這裏起來的,中國的第一個電報局,第一個鋼鐵廠,第一條鐵路,當然中國的航運船隊都就是招商局辦起來的。
 
招商局作為民族工業品牌,留存至今已有一百三十多年,是中國近現代史的一個商業活化石。紀念招商局一百二十周年的時候,請了一些畫家創作油畫,其中有一幅,就是「齊價協議」。當時招商局崛起對外資壟斷的沿海運輸造成了很大的挑戰,外國的船公司就拼命的壓價,希望用價格戰把招商局的船隊打壓下去。但是招商局有政府漕糧運輸的收入,就能活下來,而且活得還不錯。價格戰打到最後,外國船公司就希望談和了。在這個「齊價協議」的優化上,能看到的外國船公司一個是怡和,一個是太古。現在招商局跟太古、怡和還有很密切的聯系,也就是一百年前我們的祖先在「打」,今天還在「打」,只不過打法不一樣了。從中國洋務運動,從品牌角度說,除了家族企業不算,現代商業機構,品牌還留下來的就這一家,在一百三十五周年的時候,朱鎔基總理就寫了一段話——「洋務運動碩果僅存」。
 
民國時期起伏 愛國之心不變
 
民國時期,招商局被國民政府國有化了,股票全被國民政府收購。國有化以後,歷任的政府交通部長,就是招商局的當然董事長。當時的國民政府的交通部比我國今天的大,航空、交通全都管,雖然今天我國實行大部制,但是鐵道部還是與相對交通部獨立的。八年抗戰的挫折很大,招商局把主要的船隊搞到重慶,也有一部分改掛了外國旗停在香港。國民政府抗戰勝利以後,招商局接了大量日偽政府的資產,從航運的角度講,招商局在一九四九年之前的規模很大,中國沿海的港口,除了新興的港口以外,老的港口,天津、青島、上海、廈門,沿長江的港口全是招商局管理,在馬六甲、舊金山、日本橫濱,也有自己的碼頭。那時公司的主要宗旨,有很大的愛國元素。歷史上,招商局曾經為了防止日本的軍艦沿長江上去,就把船隊一部分沉到江陰的河口,想擋著日本人不讓日本人進去。
 
香港「起義」台改名  兩岸「招商」本一家
 
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時候,招商局作為官僚資本被沒收,國內招商局就解散了,而招商局船隊都去台灣了。今天的天津港務局、青島港務局、上海港務局、九江港務局、重慶港務局等等,就是國有化以後分拆了的招商局不動產。同時,招商局香港分局宣佈「起義」,決定跟隨共產黨,跟隨共和國。從那時候起,招商局的總部就在香港,負責交通部在香港的所有產業代理。
 
到了台灣的招商局船隊,到一九七二年大陸加入了聯合國的時候,如果不改名的話,大陸就可以在公海上封船,所以台灣招商局就改名叫陽明海運。現在香港招商局和陽明海運的來往很多,海峽兩岸通航協會,台灣的代表就是陽明海運,這邊代表就是招商局。
 
改革開放騰飛  金融危機轉型
 
一九七八年改革開放,招商局辦了蛇口工業區,是最早的一個工業區。招商局在工業區基礎上,創辦了今天知名的招商銀行、平安保險等,成就已經遠遠超過了陽明海運——也就是過去的台灣招商局。改革開放三十年招商局的高速發展,無論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的過程中還是在產業創新上,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也克服了很多困難。由於舊的管理體制中沒有自己的一套管理隊伍,沒有長期的管理規劃,於是開始跟別人合資。九八年前,凡是自主經營的績效都不好,凡是合資的都好,原因就是合夥人的長期管理。
 
九八年度過金融危機以後,招商局開始走上調整戰略的道路。今天營運的產業,是二零零零年從新組合的,選擇這些產業的基本原則是有良好的、長期的市場支撐。招商局根據自己的長處、經驗和已有的人才技術,在資金比較少的情況下,選擇交通基建作為自己的主業,也包括了港口和公路、能源運輸。
 
保持發展節奏  續寫民族歷史
 
粗略統計,今天的招商局是中國最大的公路集團和碼頭運營商。公路方面,招商局以150億的投資成為中國收費公路的最大投資人,五萬三千公里的高速公路中四千八百公里都有招商局的股權;碼頭方面,舌吐量排名為全國第一,全球第三或第四。
 
今天招商局的主要工作是要保持好發展的節奏。目前招商局總資產規模是兩千二百億左右,在國資委管轄下的一百五十家企業裏頭,資產值是排到35位,利潤排在第十或第十一位。如果把前面七家壟斷企業拿掉,招商局在ROE(資金回酬)的水平上差不多是最高之一的。招商局所從事的行業基本上沒有壟斷業務,如果說有一定的政治關聯優勢的話,那就是與交通部天然的血緣關系,這也讓招商局在國內快速發展的優勢。
 
總括地說,招商局歷史上總共有兩次大的飛躍,都是在民族國家的轉折點上。一次是在封建社會走向共和的時候,一次是在計劃經濟、高度封閉的國家走向市場經濟的初期,兩次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招商局的發展歷程留給我們很多,讓我們思考,讓我們細細品味。
 
 
 
 
現場精彩問答
 
Q:招商局的歷史很感人,能不能具體談一下你這十年在香港招商局的經理和感受。
A:我七七級是學海洋工程的,上大學之前是下鄉知青,大學第三年結束的時候,國家要招一批公派留學生。學校找我做工作,希望我出國,於是就去了。留學時間過得很快,八二年出國,八八年回國。我在香港的十年感覺非常充實。金融危機的時候壓力很大,當時招商局的董事長也是交通部的常務副部長,他對我說“只要把個人的名利、聲譽這些都置之度外,就一定能挺過去”。我當時四十一歲,有可能落得“招商局垮在我手裏”的罵名,感覺壓力很大,但總算是成功的渡過了。現在已經五十一歲了,回想當年點初生牛犢不怕虎,感觸很深。在香港這十年,我enjoy的地方很多,有機會見到很多商界高層或者其他領域的專家,對我來說是一個海綿見到水的感覺,有很多學習的機會。
 
Q:在招商局領域中銀行、房地產兩塊都有,在這個宏觀調控的情況,你認為誰會先撐不住?
A:我認為地產會撐不住,口袋淺、拿地多的小地產商,遇上這一輪銀行收緊,可能會先撐不住。政府對中小企業出口,特別對有市場需求的中小企業有一定的支持,也沒有卡他們的必要。在這種情況下,政府要以控制通脹為主要目標,最容易打壓的可能就是地產。恒大就是個例子,土地儲備最多,房子賣不出去只好降價,房地產市場下來通脹也下來了。銀行方面,我今天特別問了招商銀行。地產發展商的貸款很少,按揭貸款和商業貸款都有一定的比率,至今為止壞帳率非常低。我認為至少今年、明年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Q:從比較的角度來講,想看一下招商局跟中遠的差距。在相近的幾個板塊裏面,競爭戰略是不是有差異?也想問一下招商局是怎麼去做自我的行業定位的。
A:中遠是個做得不錯的公司,在國際市場中培養了具有競爭力的團隊,團隊規模也很大。2000年定位的時候我們放棄了航運,因為沒有錢,到了01、02年的時候因為中國能源運輸的需要才重新拿回來。招商局在能源運輸方面比中遠早,早在中國進口石油之前,招商局就在全球運作了,也做得比較好。
關於港口戰略,中遠有自己的碼頭,但其他船公司不願意用,所以馬士基和中遠這樣船公司所擁有的碼頭,都是是立足於自己的需求,別人來用是錦上添花。招商局的港口策略與和黃相似,採取公共碼頭戰略。國際化公共碼頭戰略也是我們的選擇。當然,興建碼頭如果能夠提供網絡化的服務,市場議價能力、成本控制能力和專業團隊水平都會提高。長遠看,我認為船公司碼頭的生存空間會有,公共碼頭也會有。我們的投資擴張戰略必須是謹慎的,要選擇經濟效益回報比較好的。
 
Q:我是稅務公司的合夥人,招商局給我的印象很深,是我最喜歡合作的國企。這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你們團隊的決策速度快,一發現問題很快就會有決策;二是香港同事和國內同事合作很好,而這是其他國企香港團隊中經常遇到的問題。我想問,招商局在決策機制中有沒什麼特別的地方讓團隊工作得這麼有效率。

A:2000年招商局重整的方案包括企業文化這一部分。我們的層級很簡單,重大的決策權全在總部,總部決策功強運作效率效率就高。如果說我們兩地的員工配合運作不錯的話,那就是長期在香港市場環境中受市場環境約束、磨合的結果。

 
精彩照片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