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  更多回顧
 
协和沙龙2008专题:《南华早报》刘志权总编辑
時間:2008118
主講:劉志權先生,《南華早報》總編輯
主持人:錢華博士,香港城市大學中國文化中心導師
錄音整理:程潔、吳茜
 
 
從1903年,由一位商人創辦,之後幾經轉手,到現在平均每天發行量107,000份、網上讀者20,000人,《南華早報》陪香港走過了百餘年來發展的歲月。今次的協和沙龍有幸邀請到《南華早報》總編輯劉志權先生,與大家分享《南華早報》背後的精彩故事。沙龍吸引了不少《南華早報》的忠實讀者,他們來自各行各業,現場氣氛熱烈,交流甚密。
 
雖說《南華早報》是一份香港的英文報紙,劉志權先生對中國內地的報道特別重視。他希望能實事求是,向世界報道一個真中國。除在英文報業對中國報道的特殊地位外,《南華早報》的財經新聞也被公認為又快又准,常常對市場有很大的影響力。“我們的同事很努力”,劉總編說,《南華早報》的報道不敢說是最快的,但是一直都保持比較謹慎的態度,會儘量力求所刊登的消息是經過證實的。情願慢一點,也要確保消息的真實性,不能確定的報道,則情願不登。這些準確又快速的報道背後,是記者們自己的努力和累積了許多經驗的判斷,讓人對《南華早報》記者們挖掘新聞的精神和能力感到欽佩。
 
當然,任何報紙都會有出錯的時候,如果出了錯,《南華早報》會在第二天的第二版的“更正欄”作出澄清。負責任的報紙都會有一小個地方是認錯的。作為主編,雖然不能每一篇報道都看,但是他要為每一篇報道負責任。所以報社內部運作的信任也非常重要。《南華早報》一直在向著實事求是,報出真中國的理念前進。
 
現場精彩問答
 
Q:有沒有打算做《南華早報》的中文版,進軍內地大城市?
A:我時常在想,假如《南華早報》的內容翻譯成中文會有人看嗎?我想可能不多。每一份報紙都有自己的特色,基於語言和文化的分別,英文和中文報章的內容和報導方式有所不同,雖可互相借鑒,但直接將《南華早報》翻譯成中文出版,不一定有很大的市場。一直以來,《南華早報》致力於為看英文的人提供最全面的咨訊。《南華早報》有十分悠久的歷史,它現在的特色是一代代人的集體創作。每一任的總編和他的領導班子都只是在前任的基礎上,作出些許調整與改良,不可能一下子改變報紙的特色。當然,我們也希望可以在內地的大城市出版或發行,但受到國家政策的限制,境外刊物是不能公開在大陸發行的。因此,無論從市場、報紙特色,還是從國家政策的角度,《南華早報》現在只能在內地作有限度的發行。
 
Q:香港的報紙越來越速食化。報到面廣了,但越來越沒有深度。劉總編對香港報紙的這一變化有什麼看法?
A:香港的報紙很多,都各有特色。就《南華早報》而言,我們力求質量並重,在增加報道的量的同時,深入的報道並沒有因此減少。我們還是有不少版面是登深入報道的,(展示當日的報紙)譬如週一到週六的報紙每天有一版Behind The News,星期天有兩到三版Agenda,是特別為刊登深入報導的;還有每星期一在財經版會有Inside China,都是比較深入的報導。有人認為《南華早報》的定位是以商人為主,他們要事實而不一定要分析。實際上,我們是一份綜合性報紙,希望可以全面滿足讀者對中國 香港和世界的資訊(包括消閒訊息)需求。
 
Q:劉先生作為一位“報人”,最閃亮的時候是何時?有沒有一些報道導致把人拉下馬?
A:新聞工作者很重要的一點就是頭上不能有光環,要堅守原則,事情該怎麼做就怎麼做,而不能把攻擊別人作為目標,一定要把他拉下馬。當然,《華南早報》也曾經做出一些有影響力的報導,最終的結果有人被拉下馬。比如董建華時期,香港大學民意調查主任鐘庭耀在他的專欄裏透露他因為長期做關於特首民望的調查而被施壓,當時的《華南早報》一名英籍副總編輯閱後決定作為頭條新聞發表,事件之後演變為很大的風波,最後迫使香港大學校長下台。個人方面,在1985年,我跟進一位香港商人因生意糾紛被關在內地沙頭角,他的兒子被扣留回鄉證的事件,去了沙頭角法院和檢察官面談,查出了一些真相,並持續報道出來,讓香港人更加真實地瞭解當時內地法庭處理案件的做法,引起了一些迴響,至今的感覺仍然很深。
 
Q:關於香港的未來,大家怎麼看?香港還有前途嗎?
A:香港之後的發展是值得擔憂的。香港相對於大陸的優勢和在大陸與國外之間的仲介作用正在減弱。不過,香港雖然沒有一個強勢的政府,但香港有優良的營商環境,而香港成功的關鍵在於變通,那裏有機會便往哪里走。三十年前,沒有人能預見香港會變成今天這個模樣。規劃當然是應該有的,但也不要迷信規劃,因為事情不一定跟你的藍圖發展。所以香港往後不好走,不知怎麼走,但最重要是每個人有選擇道路的自由,隨機應變,香港的未來還是有希望的。
 
 
精彩照片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