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歐美同學會會長韓啓德院士
 
我還欣慰地看到,他們中間不少人在事業達到一定高度後,殊途同歸地都開始思考人生的真諦,開始思索人活在世上究竟是爲了什麽。他們對人生的感悟到了新的層次,他們的精神境界到了新的高度,他們因而獲得了更大的自由,于是他們的生活變得輕鬆幷充滿陽光。
序言二:當代留學生的使命
高盛(亞洲)有限責任公司董事總經理、清華大學教授胡祖六
 
而全球化是中國走向富强的必經之路,是中國面臨的最大機遇。我們這一代留學生由于獨特的學歷和經歷,學慣中西,可在中國經濟的騰飛中發揮重要作用, 可謂生逢其時,得天獨厚。 我們必須 抓住這個歷史的機會, 做一座中國聯繫世界的橋梁,中華民族和平崛起的使者,和 早日實現現代化的催化劑。
在快樂中尋找自我
Tom集團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執行董事王兟
 
在牛津五年的學習生活可能是我經歷的最艱苦的日子,但也將令我終生受益。那一段經歷,不僅磨煉了我堅韌的毅力,也培養了我豁達的生活態度。正如我非常喜歡的中世紀意大利哲學家托馬斯•阿奎的一句話所說的:In life,you do not solve problems,you survive them。人生本身就是一個不斷挑戰的過程,所以,不要懼怕困難。無論什麽事,一旦决定做了,就堅持到底。
在生活中游走
華誼兄弟傳媒集團董事長、總裁王中軍
 
我做事情的計劃性不是特別的强,但捕捉信息的神經比較敏感,不時地會被一些生活中的小元素觸動,再加上骨子裏面有一種敢冒險的勁頭,蹦出來一個靈感就跟著感覺去做,常常會不經意的成功,這或許就是有些人所說的天分?


漫漫學術路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王紹光
 
英國有句諺語叫“You cannot have your cake and eat it”,就是說你不能吃了蛋糕還有蛋糕,但是我覺得我的工作就是吃了蛋糕還有蛋糕,因爲在大學任教基本上是做我喜歡做的事情,但還有人爲我支付薪水。
企業忠良
寧高寧在華潤的工作經歷
中國糧油食品進出口(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寧高寧
 
我2005年到“中糧”,把辦了很多年的《今日中糧報》改名爲《企業忠良》,做企業的,依然有其根本,那就是對企業的忠心和良心,回想過去在“華潤”的18年,感慨頗多。去“華潤”之前,我在美國讀書,就從那時開始講吧。
把互聯網帶回家
中國網通(集團)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田溯寧
 
一個好的企業家可以暫時沒有資金,但是不能沒有夢想,不能沒有勇氣。
疾速往事
美林(亞太)有限公司投資銀行部主席劉二飛
 
有時坐在飛機上在大洋間穿行,我常常會感嘆時空轉變的迅速,在兩天內兩次穿越大洋,在我的工作記錄表上經常可以見到,這使我常常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在哪里。缺乏一個機會去梳理一下往事,時間都在急速飛馳中消散和蒸發,留給記憶的是一個怎樣的痕迹?我需要一個機會來打量。
陽光下的樂章
泛太平洋管理研究中心總裁劉持金
 
那一次的比賽不過是一個游戲,但是却讓我懂得了享受生活的快樂。輸和贏其實就是一種心態,結果固然非常重要。但無論是輸還是贏,過程本身帶給我們的快樂,也不應該被忽視。
追夢–歸途後記 以及 歸途
三山公司合夥人李山
 
我是一個追尋夢想的人。有夢的人生是充實的,尋夢的生命是多彩的。儒家說:內聖外王,實現理想對我來說,更多的是一種精神的追求,至于結果,幷不那麽重要。而這樣的追求,正是我生命中最重的承擔。回想當初回國時的躊躇滿志,屢屢受挫的傷懷寥落,再看今天,雖然一路上幷非波瀾不驚,但命運真的已經對我十分眷顧,讓我一步步接近自己的夢想。


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經濟系教授李稻葵
 
我常常覺得,社會科學,尤其是經濟學,不完全是一門科學,她本質上存在著一種藝術性,一個問題做的好不好,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個人的個人風格,就如同各種不同的音樂風格一樣。
召喚
高盛(亞洲)有限責任公司董事總經理、清華大學教授胡祖六
 
我出生于湖南汨羅,舊屬湘陰,汨羅江與洞庭湖交匯之地。楚國時三閭大夫屈原曾在此一帶吟唱漂游,最後投汨羅江悲憤而終。
文如其人,人如其名
北京八維在綫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錢寧
 
有人說,一個人的命運多少會與其名相關,我想也許有些道理。我自己好象一直生活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裏:一個充滿金錢誘惑的商業社會,人人都急急匆匆,慌慌張張,爲了謀生而高效地運轉著;一個是自己營造的文字世界,可以在想像中,尋求一份從容和寧靜。至今爲止,我寫了三本書:《留學美國》、《秦相李斯》和《聖人》。這幾本書,可以連結起我的主要經歷,也包含了許多我對生活和社會的的感悟和觀察。
十年一斗米
中國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寇日明
 
多年來,我習慣于把自己在工作中的點滴體會寫出來、發表出來。這樣做的目的有兩個,一是希望對自己在一個階段的所思所想做一個總結,另外也常常拿出來作爲與朋友討論的一個靶子。沒想到日積月累,也足可以凑成一本小册子。由于工作性質幾次發生變化,文章的內容也非常的雜。一直想把這本小册子印出來,但書名成了一個大問題。每個人對自己所寫的東西,總是感到字字珍珠,句句良言,于是,就想把書名定爲《十年一桶金》。後來,又總怕她不是一桶金,而是一鬥糠,但如果真是一鬥糠的話,也就沒必要再拿出來獻醜了。還是“中庸”好,叫“一斗米”吧。2004年10月,我把十年來寫的一些文章編成了《十年一斗米》這個集子。在這裏我再一次用“十年一斗米”這個名字,來總結和回顧一下過去的這幾個十年。
航程
花旗環球金融亞洲有限公司中國研究部主管、董事總經理薛瀾
 
求學七年,整整365個星期,我的父母每個星期都堅持給我寫一封信。每一封信裏面都有四頁紙,父親兩頁,母親兩頁,我也堅持每十天給父母回一封信。
夢的軌迹
蘇利文•克倫威爾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魏群
 
家庭給我的那種幸福和放鬆的感覺,是任何事物都不能替代的。每次回到家,就像航船經過了大風大浪的顛簸,回到了自己港灣,那種溫暖,是銘心刻骨的。每個人小時候都有夢,但是却不是每一個成人都能延續自己的夢,更少有人能循著夢想的軌迹走過自己的人生。我常常覺得我是一個幸運兒,因爲我的生活就是一個追尋夢想的旅程。